当前位置:首页 > 亲子 > 正文

男子做微商摊上事:不光亏钱,还惹官司白泽石兽被盗追回 绵广高速重大车祸 近期国际油价走势 不想飞升 李波儿男朋友 你猜你猜你猜猜猜张杰 剑雨高清下载 万有引力演员表 韩国袜子批发 tony大神官网 银行卡“裸奔”了还不告诉你,银联、银行都想“甩锅”?

来源:meanhad.cn 晋州晚报
2020-1-16

家住黑龙江省黑河地区的小刘最近心里有点窝火。几个月前他加入微商大军成为一个面膜品牌的代理商结果一分钱没赚到还亏了7200元。更让小刘气愤的是在退货要求遭到上家拒绝后他上网发帖对该面膜品牌的销售模式提出质疑谁知竟因此遭到对方起诉。2016年1月5日小刘被诉网络侵权案在杭州萧山区人民法院首次开庭法院以缺乏侵权事实与法律依据驳回了原告请求小刘胜诉。

不过一审判决后没多久该面膜品牌确定再次提起上诉目前小刘只能在焦虑中等待二审。

家境普通、原本想靠微商赚钱的小刘如今备受此事折磨他向网易科技记者讲述了自我参与微商的全过程并对微商如何利用各种手段一步一步把普通人引入骗局的过程进行了还原。而自始至终他一直不太明白的是:自我所经历的究竟是叫微商还是根本就是传销?

微商

“诱”入微商

2015年4月小刘无意间被拉进一个微信群这成为他微商噩梦的开始。

在这个微信群里小刘得知了一个名为“叫我女王”的面膜品牌。在群里所谓“讲师”的鼓动下小刘动了心、想跟“讲师”学习如何做微商因为据“讲师”介绍他的微商团队里月入过万、甚至十几万的大有人在。小刘家境普通有意通过微商赚钱补贴家用。

慎重起见小刘对“叫我女王”进行了摸底工作。经过网络搜索他发现大量文章把这个品牌的形象塑造得非常成功、高端。于是小刘微信联系了一位网名叫做“千万芬芳”的上家她自称是叫我女王面膜的创始人。“千万芬芳”给了小刘一个“面膜价格表”并极力劝说他成为一级代理或者总代因为级别越高拿货价格越低而且能从下家拿到的抽成越多。当然小刘要一次性付出的成本也越高。

微商

2015年4月18号小刘通过淘宝与微店给“千万芬芳”打款共计12000元成为了一级代理。按照约定“千万芬芳”发了5箱“叫我女王”面膜给小刘。

小刘以为这将成为他靠微商致富的起点因为“讲师”说过只要买了货加入微商队伍就等于找到了组织组织会教小刘做微商的方法与技巧。小刘没想到的是其实组织要教给他的是——如何去骗更多人进来。

骗人四招

“讲师”这样培训小刘——想赚钱就要拉更多的下家进来也就是“要批发不要零售”。换言之这个模式的核心是拉人面膜只是一个道具。具体而言做好四件事分别是引流、朋友圈、公开课与谈判。

微商

引流俗称“骗粉”就是在微信、贴吧等地方发布诸如“做微商月赚十万”、“代理面膜一年开上宝马”、“再不拼你就老了”、“成功的捷径就在这里”等虚构故事或煽动性话语并留下自我的微信号吸引别人来“粉”你。

朋友圈关键在于“塑造”。利用小号或者作图软件生成微信、支付宝转账图仓库发货补货图出国旅游、豪车豪宅图然后发布在朋友圈。总而言之就是要通过大量伪造图片把自我塑造成成功人士并告诉粉你的人——这些都拜微商所赐。

公开课俗称“洗脑”目的是要把经过引流与朋友圈两个步骤洗礼并心动的人转为行动派。具体操作是在微信建群开一批小号为自我鼓掌、点赞、送花、造势从而让你的潜在目标觉得你很牛。你要向听讲的人保证可以带他们月入过万甚至十万、百万并反复强调:你已经带成功很多人——“只要努力一切梦想都能实现”。

谈判关键在于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攻破目标的最后一道心理防线让其掏钱。比如:目标没钱买货告诉他可以用信用卡透支;目标担心卖不掉货告诉他99%的人都能卖掉实在不行向他保证退货;目标担心招不到代理告诉他“我的团队里还没有一个月招不到代理的人”。

四招下来下家被诱入局上家出货收钱并继续向下家传授“经验”。

发帖质疑

“这不是骗人吗?”接触到所谓的“内部培训”之后小刘的第一反应是自我掉进了一个圈套。与小刘感受一样的大有人在但很多人因为手中压着几千甚至上万元的货最终无奈选择做坏人、把骗局延续下去。

接受过高等教育的小刘在经过一番心理斗争之后最终确定退出。他向上家提出退货上家并未接受而是按照每箱面膜1600元(原价2400元)的折价帮助他把三箱面膜转手给了别的代理。剩下的两箱无论小刘提何要求都被对方拒绝。

至此小刘只能认栽他前后总计亏掉7200元。后来小刘发现像他一样货压在手里、亏了钱的代理并不少他们聚集起来组成了一个维权群给派出所打电话报案、致电工商局投诉“叫我女王”。这些行动都没有取得预期效果无奈大家想出了“网络发帖维权”的办法。

2015年7月4日天涯论坛上出现了一个帖子标题叫〖叫我女王是传销吗?〗发帖人正是小刘。小刘们曾经希望这个帖子能引起网友注意从而达到上家迫于压力进行退货的目的但令所有人没想到的是等待小刘的是一封律师函与一纸起诉书。

微商

在〖叫我女王是传销吗?〗这篇文章里小刘援引〖反传销法〗的相关规定对比“叫我女王”面膜的代理层级制度与营销模式提出了“叫我女王是不是传销”的疑问。

就像之前所做的大部分努力一样这次发帖最终因为注意不多而没有收效。维权群的热情慢慢消退事情不了了之。但就在大家都淡忘之后小刘自我摊上了“大事”。

对簿公堂

2015年11月20日小刘收到杭州萧山区人民法院邮寄来的传票。原告杭州朵琳美容用品有限公司(下称“朵琳公司”)认为:小刘在天涯论坛发布的〖叫我女王是传销吗?〗一文恶意歪曲了“叫我女王”产品经营的政策与模式造成2000多位代理商产品滞销多位代理商要求退货的后果原告直接损失达数百万元。朵琳公司要求:小刘在天涯论坛致歉并承担律师费、公诉费13080元以及赔偿原告损失10万元。

2016年1月5日此案在杭州萧山区人民法院开庭。法院认为:被告发帖所引用的音视频与文字资料均来自公共互联网被告只进行了事实陈述并没有恶意捏造歪曲;其次原告庭审中陈述其只负责产品生产不负责产品营销故被告对原告公司营销模式的评价不构成对原告的侵权。因此法院驳回了朵琳公司的诉讼请求。

微商

不过朵琳公司并未就此罢休。一审判决后没多久朵琳公司确定再次提起上诉。目前小刘只能在焦虑中等待二审。家境普通的小刘因为这门官司备受折磨律师费、交通费等费用支出以及时间上、精神上的付出已让他不堪重负。

小刘不明白:自我明明是受害者合法权益得不到维护反倒成为了被告。他更不明白:自我曾经所经历的是究竟是微商还是根本就是传销?

专家点评

3月24日网易科技记者致电朵琳公司法人代表对方未予接听。后经朵琳公司品牌部的一位员工介绍记者联系到了朵琳公司的代理律师对方表示:“目前案件仍在审理当中不方便透露更多。”

电商分析师李成东告诉记者目前市面上的很多微商并不是真正的微商而是打着微商幌子以发展人头、圈代理费为目的“微传销”。

李成东称很多微商根本没有研发环节产品主要靠代工厂生产业务的重心放在营销环节由“操盘手”确定营销体系、法则并向下提供营销素材。对这些微商来说卖货不是目的圈人交钱才是。

WeMedia联合创始人、微商自媒体人方雨向记者介绍微商从业人员以妈妈群体、大学生群体为主。微商要想“去传销化”首先要加强对这些群体的宣传教育使其具备分辨直销与传销的能力;其次“去传销化”还需要监管部门与微信深入合作建立举报打击传销式微商的机制对于可疑微商团体采取封号、冻结资金等措施会比较有效;第三有关企业与从业人员要加强自律不要因为一时贪念铤而走险。

那么如何界定是微商还是传销?法律平台律贝果联合创始人金寅律师说:根据国家工商总局出台的〖有关禁止传销经营活动的通知〗与国务院出台的〖禁止传销条例〗三种行为属于传销行为:“(一)组织者或者经营者通过发展人员要求被发展人员发展其他人员加入对发展的人员以其直接或者间接滚动发展的人员数量为依据计算与给付报酬(包括物质奖励与其他经济利益下同)牟取非法利益的;(二)组织者或者经营者通过发展人员要求被发展人员交纳费用或者以认购商品等方式变相交纳费用取得加入或者发展其他人员加入的资格牟取非法利益的;(三)组织者或者经营者通过发展人员要求被发展人员发展其他人员加入形成上下线关系并以下线的销售业绩为依据计算与给付上线报酬牟取非法利益的。”

金寅提示代理商一旦发现自我所从事的微商有可能是传销模式应该立刻停止经营并向工商部门举报或向公安部门报案证据齐全的情况下也可以向法院提起诉讼从而挽回自身损失。

上海段与段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刘春泉律师则表示:“现在互联网上有很多病毒式营销借鉴了传销的方式。假如分层级、拉人头商品服务只是幌子那么非常可能就是传销。但最终是不是要看相关部门的认定。”刘春泉说“国家难以监管微信朋友圈所以不少微商钻了空子。要想彻底根治微商变传销的现象需要国家部门加强监管相关企业(比如腾讯)也要进行法则与制度建设。”

而对于普通人来说不要迷恋微商的“高收益、高回报”才能避免落入骗钱圈套。

 

白泽石兽被盗追回 绵广高速重大车祸 近期国际油价走势 不想飞升 李波儿男朋友 你猜你猜你猜猜猜张杰 剑雨高清下载 万有引力演员表 韩国袜子批发 tony大神官网

  新华社北京6月26日电 题:银行卡“裸奔”了还不告诉你银联、银行都想“甩锅”?

  新华社“中国网事”记者颜之宏 宋玉萌

  您手中的银行卡不需要输入密码不需要签名确认“唰”地一下就支付了;默认开通消费时认卡不认人每天最高可被“刷”走3000元……这您知道吗这您放心吗?

  根据中国银联方面的统计数据显示带有“小额免密免签”功能的卡片目前全国大约已发出超10亿张。针对近期颇受争论的“小额免密免签”功能26日记者进行了专访。

  免密免签功能默认开启为“卡主”做主的权力从何而来?

  新华社有关“小额免密免签”功能系列报道推出后许多消费者纷纷留言反映:“不输密码不签字就能消费我怎么不知道我的银行卡默认有这个功能?”“办卡时没被提醒过这是不尊重消费者的知情权!”

  针对消费者的反馈记者在多家银行进行了测试结果显示无论是在柜台进行人工办卡还是在自助发卡机上进行办卡操作都没有得到包括口头或书面形式在内的任何主动提示。

  近日在中国邮储银行厦门某网点内记者在柜台要求办理一张银联卡全程未得到银行柜员就“双免”功能的任何提醒在一张包含三份用卡协议的纸质合约中也未对“双免”功能做出任何提示。最后记者在办卡结束后反复追问“是否有什么要提示”时柜员仿佛才“恍然大悟”表示:“有个小额免密免签的东西……”

  同样的情况发生在建设银行厦门某网点的自助发卡机的操作上尽管在办理新卡的过程中银行工作人员多次协助进行指纹解锁、拍照认证等程序但同样未对记者做出任何有关“双免”功能的风险提示。

  对此银联方面认为小额免密免签支付默认开启并不是不尊重客户知情权而是因为这是银联标准下银行卡的一项基本功能与银行卡的跨境消费、插卡取现等功能一样无法把银行卡的每项功能都载入到合约中。根据国际惯例银联也无法在持卡人的每项功能开通时都要求用户签字确认。银联方面负责人认为这并不是大家认为的“新功能”所以默认开通不存在不尊重用户知情选择权的问题。

  专家表示这无疑是“诡辩”默认开启不只是伤害了消费者的知情权实际上侵害了消费者的自主权。

  银联、银行都想“甩锅”?

  即使是“基本功能”但对免密免签支付情境下的刷卡风险中国银联是否负有对消费者的提醒告知义务?

  对此中国银联方面认为小额免密免签业务虽然是银联标准下银行卡的基本功能但银联在小额双免业务进行之初即重视持卡人权益的保护并通过业务法则明确了发卡银行应向持卡人告知小额双免的业务保护持卡人的选择权与知情权。以中国银行为例在〖中国银行股份有限公司长城借记卡章程(2017版)〗第十二条中有这样的表述:长城借记卡默认开通免密码免签名小额快速支付服务。小额免密免签服务实施限额管理。持卡人可根据风险偏好自行修改买卖限额或关闭此项服务。

  但针对记者遇到的普遍“无提醒无告知”情况中国银联表示中国银联作为银行卡联合组织并不与用户直接接触银联只能在业务处理流程中敦促银行尽到告知业务但因为各银行操作流程不同因此告知效果存在差异。

  默认开启且上调额度后告知义务究竟归谁?记者咨询多家银行客服时均得到类似回复:这项功能是银联芯片卡本身具备的银行也只是按规定发卡。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银行工作人员向记者“吐槽”:“柜员在给客户办卡时要承担大量的营销任务还要注意一系列操作流程问题一般用户假如不问我们也不会主动说因为要说的实在太多了。”还有银行柜员认为银联将“双免”功能默认开启到头来却要银行在办卡的时候告诉别人“这个功能是默认开启的”让银行挨骂“这个锅银行不背”。

  赔付设上限有时限只是不想“说空话”?

  据测算目前约有10亿张银行卡因开启免密免签功能面临风险。而免密免签功能一旦遭遇盗刷如何赔付?

  对于消费者最关心的这个问题中国银联表示设置有专门的赔付机制即银联可对银行卡挂失前72小时内被盗刷的资金损失做出每人每年最高不超过3万元的赔付。

  对此消费者却并不“买账”。有许多消费者留言表示风险赔付不应有限额更不应有时限此类服务已有可对比的例子支付宝、微信支付虽然不是这种默认开通的场景但都是“风险足额兜底赔付无上限”。据支付宝与微信支付的相关负责人介绍如发生盗刷事件均可以对用户做出不设上限、不做追诉时效的赔付承诺。

  对此银联方面给出这样的回应:“我们更愿意踏实做事而不是喊‘你敢付我敢赔’这样的口号就完事了。”

  还有部分网友担心银联卡的盗刷风险不仅来自卡片丢失或失窃还来自非持卡人主观意志的冒名使用。“本来我想着银行卡是需要密码才能消费的可孩子拿着我的卡直接刷卡消费了去找商家却说让我自我报案这种情况下难道银行没有责任吗?”

  有支付行业不愿透露姓名的业内人士判断银联之所以对赔付机制设置众多障碍其主要原因是对于“双免”功能安全性的不自信。

  一些业内专家认为应当取消“双免”功能默认开通的形式将知情选择权归还用户。中央财经大学金融学院教授郭田勇建议对于已经被默认开启相关功能的老用户从保障用户合法权益的角度出发银联与银行应该先关闭该功能再以适宜方式告知用户在获得用户的明确授权后重新开启“双免”功能。

成都庆典公司 http://www.i-d.cn/
晋州新闻
新闻排行
图片新闻
  • 经过反复推算时间、路段和车辆运行轨迹经过反复推算时间、路段和车辆运行轨迹
  • 但双打能与她交锋让我非常期待但双打能与她交锋让我非常期待
  • 尚未成功的站长应该做些什么尚未成功的站长应该做些什么
  • 建站小知识:垃圾网站的定义建站小知识:垃圾网站的定义